成人用品:www.2s.tv
cq.hjghdfj.com > 网游小说 >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 > 第六十五章 我不演了,摊牌!
    “鼬桑?”

    干柿鬼鲛无比惊愕的眼神看着这个平日里总是一副沉稳神色的男人。

    此时他的眼角处尽是漆黑的血液,身上的皮肤更是迸裂溅血,看来起来有些惨不忍睹。

    “我.....”

    干柿鬼鲛那粗犷的声音传到宇智波鼬的耳边,他的大脑勉强恢复知觉。

    但依然感觉身体各处都传来一阵阵的剧痛,脑子更是一片混沌,天旋地转,头痛欲裂。

    “我...没事...咳咳咳咳咳!”

    宇智波鼬话未还未说完,便用手猛地捂住嘴巴,剧烈咳嗽起来,只是他的手掌怎么掩盖不住从那指缝间渗出的鲜血。

    “不用强撑,鼬先生,你受伤很重了.....”

    干柿鬼鲛眉头紧皱,粗矿的语气中难得出现了一丝关切,从怀中取出一颗特制的医粮丸递了过去。

    兵粮丸,军粮丸和医粮丸是一般忍者必备的三种基础物品。

    兵粮丸:恢复查克拉和体力。

    军粮丸:解渴止饥。

    医粮丸:活血化瘀,止痛消炎。

    虽然干柿鬼鲛知道这颗医粮丸对于宇智波鼬现在的伤势没有多少效果,但不是医疗忍者的他,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谢谢....咳咳....”

    宇智波鼬接过医粮丸吃下,这颗医粮丸对于他的伤势来说,只能说聊胜于无。

    随即在干柿鬼鲛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是谁!?

    是谁用出了须佐能乎?

    宇智波鼬脑海仍旧一片嗡嗡作响,眼前更是冒起金星。

    但好在只是瞳力消耗严重,还有受了严重冲击后造成的轻微脑震荡,并没有颅内出血等马上危急生命的严重症状。

    虽然头晕目眩,但他仍旧能够强迫自己去思考。

    “须佐能乎,宇智波鼬,我记得你说的是叫这个名字对吧?”

    和马脸上难道的走了过来,声音阴沉的询问道。

    “这个突然偷袭我们的敌人,用的就是你们宇智波一族的须佐能乎对吧?”

    此时和马心中只感觉一万个卧槽涌上心头。

    之前,晓组织首领佩恩过来招揽他的时候。

    和马之所以会选择加入晓组织,除了威逼,被天道佩恩那如神似魔的力量折服外。

    也有利诱!

    天道佩恩告诉他,晓组织的成员个个都是怪物级别的,实力极其强大。

    而且执行的任务也不危险,甚至可以说轻而易举,手到擒来。

    将来就算他要毁灭木叶,在组织的帮助下,也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结果呢?

    他第一次和角都组团出任务,角都便直接领了便当。

    刚才遇到的那个恐怖女人,更是差点让他们三个人一起领了便当。

    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实力看起来似乎不下于那个恐怖女人的敌人。

    说好的,任务简单,手到擒来呢?

    这组织的任务实在太危险了,还是让我直接去毁灭木叶吧?

    一时间,和马心中简直感到欲哭无泪,上了贼船。

    “这个突然出现的敌人,是不是你的弟弟宇智波佐助?他是不是和你一样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

    和马面色凝重的看向远处,只可惜在那一招毁灭性的对拼下,大地碎石尘埃如狂澜巨浪般涌起,遮盖住了他的视线。

    他只可能透过那漫天灰尘看到那个体型庞大的红炎巨人,却无法看到巨人体内的人影。

    “应该.....”

    闻言,宇智波鼬嘴巴长了张,正想否认,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在这种地方,这种时间,这种情况。

    出现了一个使用须佐能乎,并毫不遮掩的对他释放杀意的。

    最有可能的人便是佐助了。

    但宇智波鼬心中还是觉得非常不可能。

    他那愚蠢的弟弟,怎么可能会不声不响的觉醒万花筒写轮眼?

    而且从须佐能乎的威力看来,他的瞳力还在自己这个觉醒了多年万花筒的人之上!

    “不管,是不是你的弟弟。”

    和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难看,沉声道:“我想我们都有大麻烦了。”

    “鬼鲛,你还有多少查克拉?还能够战斗吗?”

    和马向一旁的干柿鬼鲛问道。

    异变突起来得太快,一时间,晓组织的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神秘的敌人不动,他们也不动。

    先搞清出自己人的身体状况再说。

    “我的查克拉消耗也不轻。”干柿鬼鲛摊了摊手,咧嘴一笑:“我现在大概只剩下九成左右的查克拉可以用了。”

    闻言,和马脸色凝重的点点头,也不意外,之前干柿鬼鲛充当了吸引了火力的角色,又释放了多次的大规模范围忍术。

    消耗严重也可以理解。

    “好,我还剩下三成,我们未必没有,等等.....”

    说到这,和马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瞪大眼睛。

    “你说你还剩下几成的查克拉?”

    “九成。”干柿鬼鲛耸了耸肩,随意道:“我还是第一次在战斗中只剩下这么一点。”

    和马:“???????”

    和马嘴角一抽,似乎这个是他加入晓组织以来,第一次听到还算好的消息。

    只是心中略酸。

    “宇智波鼬,你呢?”

    闻言,宇智波鼬很想说一句,我一滴都没有了,但最后还是闷声道:“不用管我,我还可以战斗,咳咳.....”

    就在晓组织三人交谈的时候,火神须佐体内。

    佐助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胸口出了一个大洞,残缺不全,整个身躯也在慢慢化作一片片碎屑如细雪飘舞的女人。

    本来按照他的计划,是在出手的一瞬间,就夺取出她眼中的写轮眼。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而且“她”不是她,只是一只披着她外貌一般的恶鬼,佐助做起来也没有丝毫心里负担。

    但临近关头,佐助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就这么停了下下来。

    “你来了,佐助....”

    女人平静的脸浮现一丝温柔的笑容,慢慢的伸出手向佐助的脸上摸去。

    刹那间,佐助条件反射的就像避开,但最后还是静止不动,任由女人的手摸上了自己脸颊。

    这只手给佐助的心理的感觉非常陌生,但在身体上和脑海中的记忆又是如此的熟悉,他甚至熟悉这只手掌的所有纵横交错的细腻掌纹。

    只是,比起记忆中的那只手掌,女人的手无比冰冷,如死人一般的冰冷。

    一时间,佐助一向波澜不惊的心,也不经泛起少许波动。

    “你长大了,成为了一个男子汉呢,佐助。”

    女人轻轻的摸着佐助的脸,眼神中充满了温柔和回忆之色。

    “抱歉.....”

    佐助眼神闪过一丝复杂之意,轻声道。

    “不用说抱歉,做你本该做的事情。”

    女人看着佐助那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准确的是说,是看着那颗图案中心处的弯曲三角飞镖,脸上露出一丝眷恋。

    那是宇智波富岳的万花筒写轮眼!

    “我的力量和她的眼睛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陪伴着你,佐助......”

    “为什么?”

    佐助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声音嘶哑的开口问道。

    她是中了十拳剑,现在身体处于坏死崩解中,但她拥有超速再生,甚至扭转生死的能力。

    只要不是被彻底完全封印的话?

    哪怕,她现在的伤势看似很重,其实也只是一个瞬间的小事情。

    偏偏她没有这么做。

    一时间,佐助也搞不清楚,是别天神的影响,还是她真情实感。

    这并不是没有先例的,原时空中的那个“悟”就是青梅竹马的呼唤下和父亲的父爱感化下。

    来自记忆中的人类之爱彻底压倒了“悟”本身的毁灭欲望和嗜血杀意!

    女人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佐助的问题,感叹道:“人类的感情还真是一种美妙又致命的东西,呵呵呵呵呵.....”

    说话间,女人的身体快速崩解起来,化作漫天的碎屑不断飞舞,看向佐助的眼神中也充满了不舍。

    “只是,有少许遗憾啊....”

    到了最后,女人也没有说自己到底遗憾什么,身体便彻底化作虚无,消失在空中。

    原地只留下一双猩红的三勾玉写轮眼悬浮半空。

    佐助:“..........”

    望着女人消失的地方,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陷入了沉默。

    佐助早在一年以前,还没有觉醒万花筒写轮眼的手,就开始策划了这一次行动。

    那时候,他反复的告诉自己,这个并不是真正的宇智波美琴。

    真正的宇智波美琴早已经死了,灵魂正在黄泉净土中沉睡。

    这个只是一个拥有宇智波美琴的外貌和记忆的“悟”而已。

    她还杀了很多无辜人,让很多人的灵魂不得安息,饱受折磨和痛苦。

    所以,你杀了她,不必有任何的心里负担。

    佐助是这样给自己做心里工作的,直到几分钟前佐助也是这样想的。

    但现在......

    佐助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感觉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也不知这股不舒服,是来原身,还是来源于自己。

    总之,就是非常的不舒服!

    “果然是你宇智波鼬的弟弟,宇智波佐助!”

    这时,漫天灰尘缓缓落下,露出了红色巨人体内的佐助。

    佐助!?

    虽然宇智波鼬此时的视力已经模糊不清了,但还是能够通过那个熟悉身影,认出了佐助。

    他怎么拥有了万花筒写轮眼?

    他是怎么觉醒的万花筒写轮眼?

    虽然之前在被那个火焰须佐攻击的时候,宇智波鼬就有所猜测了。

    但真正当事实摆在他眼前的时候,一种极其荒谬的感觉还是涌上了他的心头。

    还有他策划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突然,宇智波鼬将视线放在佐助手中的那双写轮眼上,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因为永恒万花筒吗?

    “她呢?”

    宇智波鼬看向佐助,声音嘶哑的问道。

    一向沉稳的他,语气中居然带上了少许复杂和狂躁之意。

    然而,佐助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甚至连头都没有转过来看他一眼。

    右手凝聚起绿色医疗查克拉,往眉心处一扣,把止水之眼取下,又将一枚她留下的写轮眼摁了进去。

    这一只眼睛就像遇到了它命中注定的主人一般,无别贴合,无别完美的融进了佐助的眉心中

    虽然佐助现在没有宇智波斑那样的仙人体,但他精通医疗忍术,同样可以做到随插随用。

    “碴碴碴!”

    佐助刚一融合,耳边便传来无所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像是指甲抓挠墙壁的刺耳噪音,夹杂着一阵阵如同厉鬼般撕心裂肺的长嗥。

    眼前色彩斑斓的世界,也仿佛变成一副充满死气,诡异畸形,幽幽暗暗,森冷阴寒的黄泉净土。

    倒是都是面容扭曲,身形晃动的凄嚎人影!

    “呵呵呵呵呵......”

    身处这么一副诡异的世界中,佐助脸上居然没有半点恐慌之色,反而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低沉的笑声更是无比诡异,渗人,如同毒蛇吐信一般

    见状,宇智波鼬微微一怔,一个令他极其恐惧,又难以接受的猜测涌上他的心头。

    “你是谁!?你是宇智波佐助?还是大蛇丸?”

    佐助突然拥有万花筒写轮眼就非常奇怪了。

    而至今为止作为音忍村之主的大蛇丸也一直没露面。

    再联想起之前大蛇丸在晓组织之时,想夺取他身体的举动。

    两者结合之下,眼前的弟弟可能根本就是不是佐助。

    而是占据了佐助身体的大蛇丸!

    “你说呢?鼬君?”

    听到这称呼和低沉嘶哑的语气,宇智波鼬眼眸剧缩,随即心中顿时涌起了巨大的杀意和浓烈的哀伤。

    “骗你的啦。”

    这时,一直背对着宇智波鼬的佐助终于转过身来,一双猩红无比的永恒万花筒玩味的盯着宇智波鼬,纵声狂笑起来。

    “原来你的脸上也会露出这种意外的表情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是永恒万花筒!?

    里面的是爸爸的万花筒写轮眼!?

    看到佐助那双万花筒写轮眼内部的三角飞镖,宇智波鼬脸色如同风云变幻,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不可能!你为什么?你.....”

    “惊喜吗?”

    佐助歪着头,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齿:“是不是很意外?为什么一直在自己掌控中的弟弟,会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还有移植了父亲的万花筒?”

    “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所以说呀,我最喜欢看到你们这些自以为可以掌握一切的家伙,在发现自己什么都无法掌握的时候,露出的表情了。”

    我不演了,我摊牌!

    穿越以来,一直在演戏的佐助,终于罢演了。

    摊牌又怎么样?

    现在整个忍界还有谁能够杀他?

    还有谁让值得他忌惮的?

    答案是——没有!

    宇智波带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好断又无谋,区区神威,弹指可破!

    漩涡长门,外强中瘠,气咽声丝,不过是一个半死不活的废人,不足为惧!

    大筒木舍人,碌碌无为,就一只守户之犬,无碍大局。

    宇智波斑,冢中枯骨,吾早晚必擒之。

    黑绝.....嗯....情报不足,暂且忽略。

    总之,在得到了第三只眼后。

    只要佐助不是故意作死,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对他产生实质性的威胁了!

    而佐助一直忌惮的别天神,宇智波鼬刚才已经用过了,佐助穿越以来的假想敌,对自己再也产生不了威胁。

    闻言,宇智波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你!到底是谁!?”

    刚才他以为眼前的佐助是被大蛇丸夺舍了,但在看到佐助那双永恒万花筒后。

    他便否认了这个想法,大蛇丸绝对不是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佐助的对手。

    但!

    眼前的这个家伙,也不一定就是自己的弟弟!

    搞不好,是跟刚才的她一样,只是一只披着佐助外皮的妖魔!

    因为父亲的那双万花筒写轮眼就是在灭族那晚消失的。

    当时走入家中的时候,宇智波鼬特意封锁了那片大宅。

    不管是根的人,还是“宇智波斑”都不允许靠近。

    只有佐助可以!

    后来,父亲和母亲的眼睛消失的时候,宇智波鼬也没有怀疑到佐助身上。

    反而认为是团藏或者“宇智波斑”用了什么不知道的方法,瞒过了他潜入了大宅中,盗取了父母的眼睛。

    在相互猜疑链下,他们三方都以为是对方拿走了宇智波富岳夫妇的写轮眼。

    现在看来,那晚除了他们三方人马外,还出现了第四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

    谁都没有想到的人——宇智波佐助!

    但宇智波鼬绝对不相信自己那个单纯,可爱的弟弟会做出那种事情。

    不可能!

    绝不可能!!

    一定那是那晚发生了什么变故,而且是像今天一样的变故!

    他不是自己的弟弟,而是一个占据弟弟身体的妖魔!

    “说!你!究竟是谁!?”

    宇智波鼬睚眦欲裂,一字一顿的质问道。

    本体来枯竭的查克拉居然再度暴起,周边涌起了须佐能乎的形态巨人,右手一柄神秘婆娑之剑,直直指向了佐助的方向!

    “佐助,他在那!?”

    “你猜啊?你的那双眼睛不是可以看得很远吗?那就猜猜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宇智波鼬的质问,佐助疯狂的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角不知为何流出少许泪来。

    突然,笑声止歇。

    “心痛了吗?体会到痛苦了吧?宇智波鼬?”

    “不过,不用担心,上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过,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我会结束了你的痛苦!”

    佐助眉心处张开一只血色深沉,散发着滔天的阴寒秽恶的眼睛,配合他本身双眼的永恒万花筒。

    让人一眼看去,就仿佛要被无边的恐惧,黑暗吞噬殆尽一般!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临渊行 拈花一笑琉璃煞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界起通天 武傲天下 至尊榛铖榜 召唤万岁 世界树的游戏 南北往事 法学院的新生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长生道途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魔神大明 修真之瞒天过海 酒歌 我有一条龙骨 诡秘之主 大周内卫 封灵道种 我的1978小农庄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军工科技 明君从小抓起 梦里不知她是客 田园小王妃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剑行九天 封魔将军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左风少年 瞎了都能修仙 属驴的小子 陌上行 陌上行 神医小天师 苍虎 情海狂徒之涅槃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地球来的修真者 跑毒大师 既见公主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仙帝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大佬医妃路子野 神秘支配者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繁星书士 天道疏星 山海图录 闪婚成爱:总裁强宠娇妻 不如两两相忘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重活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重生之庶女琉璃 无敌血脉 修神外传仙界篇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缔造我的第一豪门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锦时归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在霹雳中游诸天 追柒之路 陆医生我心疼 中式陪读 寒漪回忆录 带着仓库到大明 九劫长生记 从红月开始 晋南春 尘缘 总裁宠妻入命 太古 天元道祖 都市医仙 寻剑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死灵神话 九零女神算 龙纹战神 乱世布衣 我有一座新手村 女神的天才保镖 半城之黑白 花千骨 罪恶心理 娇俏小魔医 太古潜龙传 极尽殇痕 战争神灵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母老虎升仙道 游戏王之五代风云 重生农耕时代 重生之我是富二代 无敌天下 侯门庶女黑化了 卡尔戏三国 大丧失 重生黄金时代 三寸人间 近代战争 即鹿 锦衣成凰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开局一座玉门关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火爆天王 征踏仙途 荡宋 地卷遗册 超神圣骑士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空之塔 开局世间无敌 神君他动了凡心 汉灵昭烈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猫大人驾到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御鬼者传奇 三国之弃子 快穿之慢慢轮回 风水师秘记 城主别闹了 喂幺幺零吗 兽世狂情:兽夫大人真可口 快穿之我把大佬虐成渣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苍山剑侠 戏天玩主 左道倾天 从指环王开始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谍妃传 幻之章 无限折腾 葬阴人 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搜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剃头匠 重生逆流崛起 临渊行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凡女仙葫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龙象 仙道本逍遥 我是刀仙 洪荒大天尊 一世神游 三国之曹昂大帝 诸天大道宗 梦思卿 都市之 医妃凰途 痞子大少快走开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农家福女要修仙 天才医生 玉懒仙 神启者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捡漏 武道霸主 从木叶开始的万能推演 修罗战婿 无限之轮回轨迹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诸天之盾者无伤 孤城重启 倘若地球能修仙 萌宝速递:总裁爹地快认领 破劫星 亚洲舞王 不死不灭 朢淵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云之彼端的少年 年长飞 大祝由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边月满西山 斩仙者 妖怪主子就是我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